当前位置: 红网 > 2018送彩金白菜网大全频道 > 正文

网络还是公正透明的“代言人”吗?

2018-11-14 22:35:46 来源:红网 作者:周桐英 编辑:王俞

  ——本文系红网第四届全国大学生“评论之星”选拔赛参赛作品

  新浪微博CEO王高飞可能怎么也想不到,调整规则,为王思聪抽奖助力,最终竟是引火烧身。

  11月6日,人称“校长”的王思聪为了庆祝IG夺冠,通过微博发起了一项奖金高达113万(113人平分)的抽奖活动。王思聪本人可观的粉丝数量,IG夺冠话题的高热度,以及微博庞大的用户基础,当然,还有诱惑力十足的奖金,将此次抽奖推向微博抽奖史上的巅峰——截至开奖,该条微博的转发量超过2000万。此外,微博抽奖平台还破例为此次活动作出规则上的调整,将单个现金奖品的5000元限额提升至2万元。

  然而,中奖名单的公布却引起舆论哗然,微博抽奖平台顿时成为众矢之的——中奖名单中,男女比例1:112,且中奖用户的原创微博数量均成百上千。众网友怒了:原来自始至终自己都是抽奖活动的弃儿。

  网友的怒,早已跨越了中没中奖这一事实,而是在于自己在抽奖活动中被降权、被过滤,是信息的极度不对称,是对平台的信任被颠覆。为了验证微博抽奖机制是否存在猫腻,一位名为“蚁工厂”的微博用户做了一个实验:通过微博抽奖平台发起抽奖(在转发用户中抽取),并在转发量到一定数量时开奖,同时满足中奖人数大于转发人数这一条件,如此,理论上来讲应该转发用户全中奖,而事实上中奖人数却远远不足,这也就证明了抽奖过滤机制的真实存在。紧接着,13日,一位粉丝超700万的微博用户@丁一晨DYC通过其在发起抽奖活动时的微博后台截图向网友科普了微博的抽奖模式,其中就有一项设置叫做“过滤机器用户”,共有三个选项:不过滤、普通过滤和深度过滤;与此同时,该用户还表示需要向微博缴纳近万元的年费才有资格发起现金抽奖、过滤用户——很显然,微博抽奖已发展出了成熟的商业模式。

  对此,王高飞表示:“转发抽奖之所以在过去几年能存活下来,核心是因为不管羊毛党怎么刷,几乎没有抽出来过机器号,否则肯定被停了。”可以理解,微博上存在大量的“僵尸”用户,若不加以过滤,必然会损害普通微博用户的利益。但是,此种“过滤”规则是否有提前告知参与用户?“过滤”规则是否又存在过度之嫌?从王思聪抽奖的中奖名单可以看出一个规律:不论在微博上消耗了多少流量与时间,只要原创微博数量少,基本就被系统自动判定为“垃圾号”,进而与中奖彻底绝缘。除此之外,113名中奖者中78%为苹果手机用户,这同样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

  近几年,通过微博抽奖平台发起的抽奖活动进行得如火如荼,抽奖参与者普遍存在一种对微博抽奖平台绝对公平、公正、透明的信任,以为如此便可避免“暗箱操作”。换言之,微博抽奖活动的成功,得益于互联网技术为其背书,人们相信的不是人工,而是机器。

  回想互联网兴起之初,无数人满怀期待:一个真正公平、公正、透明的时代就要到来。仿佛全民参与的另一面就是全民监督——一切尽在阳光下。但随着互联网发展的深入,现实的图景却愈加让人心寒:推荐内容背后精密的算法让人深陷“舒适圈”、电商平台针对分众精心设计的“套路”让人越买越多……我们屏幕前的内容因算法而呈现,而算法后面,则是一个一个实实在在的“经济人”对利益的精打细算。

  当一项活动向规模化、长期化发展,运行机制也愈加成熟、完善之时,其背后必然会形成特定的商业模式:或是活动发起者制定规则从中获利,或是活动参与者“另辟蹊径”投机取巧,不论在网络世界,或是现实世界,都是如此,“双十一”如此,微博抽奖亦是如此。

  没有绝对的公平、公正与透明,网络也不例外。同时,绝对的透明也并非百利而无一害,就像王高飞针对公布算法的要求所作出的回应:把算法公开,你觉得你能抽到,还是水军更能抽到?绝对的规则透明即是向投机取巧者提供了“通关秘籍”,公众利益同样受损。而偶尔转发锦鲤,日常参与抽奖的吃瓜群众需要的,不过是一个解释,以及信息再对称一点,规则再透明一点——至少别再如此次事件一般,在失望与希望的交替中不厌其烦地参加着第N+1次抽奖,到头来却被告知连游戏的门槛都从未跨进去,仿佛被人泼了一盆冷水,从头冷到脚。当然,为了保护心灵不受打击,凡事还需三思而行,面对全民狂欢一般的锦鲤转发、抽奖转发时尤其如此,要知道:没有参与就没有希望,没有希望也就没有伤害。

  文/周桐英(四川大学)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
博聚网